先“卖”,然后跨境三条专用索道忙着自救

武汉三特索道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特索道”)为了自救多次出售资产,出人意料地进入了主题公园行业。

根据桑特索道发布的最新公告,公司以2.8亿元购买了武汉当地主题公园龙巢东湖海洋公园80%的股权,并与对方签订了三年履约承诺协议,即2020-2022年三年累计净利润不低于1.05亿元。

从行业角度来看,海洋公园经营相对困难,高度专业化,主题公园产品相对资产化。进入新行业是不明智的,因为目前国内类似的供应模式已经基本确定,竞争非常激烈。

新市场“圣特索道”(San Te架空索道)在变成山地风景区方面有着天然优势,但完全出界的海洋主题公园真的很出人意料。

北京外国语大学中国文化与旅游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王兴斌直言不讳地说。

根据公告,三条专用索道分别收购了武汉卡弗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卡弗旅游”)和武汉花马洪旅游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花马洪旅游”)持有的龙巢东湖公园60%和20%的股份,自有资金2.8亿元。

收购完成后,桑特索道、卡弗旅游(Carver Tourism)和花马宏旅游(Huamahong Tourism)分别持有80%、10%和10%的股份,后两者将对未来三年公园的业绩做出承诺。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博彩协议,卡弗旅游(Carver Tourism)和华马宏旅游(Huamahong Tourism)承诺在2020-2022三年分别实现净利润不低于2780万元、3440万元和4280万元。

同时,据知情人士透露,2016年至2018年收购的东湖海洋公园净利润分别为688.9万元、1519.4万元和2694.5万元。

这意味着,如果该公园想要实现其承诺,它将需要在67年内将其净利润提高到630%左右。

根据公共信息,这条三向索道“看中”的主题公园位于武汉东湖风景区周围。它是该地区已建立的主题公园,包括六个主题区,包括海洋世界、国际马戏团和鸟类世界。

根据东湖海洋公园官方网站,公园内每个区域的个人门票价格(全价门票)基本在60-130元之间,3-4个区域的组合套餐门票也基本在每人200元左右。

“这基本上相当于中国一级主题公园的票价。

”中国主题公园研究所所长林焕杰指出。

转型与压力:对于此次收购,业界普遍认为三台索道显然是为了缓解近年来的性能压力而设计的。

在公告中,公司还“充满信心地”表示,根据东湖海洋公园的经营状况及其股东做出的业绩承诺,收购东湖海洋公园预计将对公司当前和未来的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产生一定的积极影响。

近年来,桑特索道的性能不容乐观。

有人认为,看看公司近年来的运营情况,沉重的资产投资回报周期太长,负债率太高,使其不断在盈亏之间摇摆。

根据桑塔索道2018年年报,该公司去年净利润为1.35亿元,七年来首次成为正式会员,同比增长2348.96%。

然而,去年三特索道以3.6亿元完成了先锋坪巴营公司的股权转让,使其获得了1.32亿元的投资收益。

通过“销售”来弥补亏损已成为桑特索道的一项重要管理策略。

2013年,三特索道转让了全资子公司武汉市汉金堂投资有限公司52%的股权;2017年,三特索道又转让了全资子公司安吉三特田野牧歌旅游开发有限公司100%股权,当时就有观点认为,此举是三特索道为了避免连续亏损戴上ST帽子、扭转业绩而采取的;今年1月,三特索道还发布公告,拟将旗下两家崇阳项目公司所持的部分资产以2.3亿元的价格转让给武汉当代地产开发有限公司。2013年,三特索道转让了其全资子公司武汉汉金塘投资有限公司52%的股权;2017年,三台索道还转让了全资子公司安吉三台田园旅游开发有限公司100%的股权。当时,有一种观点认为,这一举动是由三台索道采取的,以避免连续亏损,戴上圣帽子和逆转性能。今年1月,桑特索道还宣布,计划以2.3亿元的价格将旗下两家崇阳项目公司持有的部分资产转让给武汉当代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虽然桑特索道多年前表示,它正在进入新一轮转型,并决定从索道转向景区综合开发,以摆脱收入过于依赖索道业务的局面,但该公司去年的年报显示,桑特索道的主要收入来源仍然是索道业务。

据统计,该公司索道收入去年约占70%,而景区收入仅占20%左右。

难啃骨头去年,在中国出台相关政策降低重点国有景区门票价格后,许多以经营传统观光景区为主,在很大程度上依赖门票和索道收入的企业进入了新一轮的“焦虑期”。

在公告中,桑特索道还表示,旅游业环境的变化要求公司走出依赖自然资源和门票经济的发展模式,此次收购是公司经营主题公园旅游项目的“试水”。

“从主题公园管理的角度来看,我非常不推荐新企业从海洋公园进入市场。

”林焕杰直言不讳地表示,自2014年和2015年以来,国内游客开始对海洋主题公园产生浓厚兴趣,许多企业迅速占领了市场。目前,国内海洋公园产业主要分为南部和北部。大连圣亚、长龙等企业已经分别占领了部分市场,海昌已经成为国内许多相关标准的制定者。

林焕杰直言,现阶段,中小型单体海洋公园的运营成本将会相对较高,因为即使这类主题公园的交通量较小,业务暂停,其中的海洋动物仍需继续养殖。因此,如果没有强大的管理、养殖、养殖能力和专业团队,很难经营这样的公园。

“可以说,普通投资者在进入主题公园市场时不会轻易触及高风险类型的海洋公园。

”林焕杰表示,虽然赌博协议可能在短期内改善桑特索道的性能并给出一份漂亮的报告,但从长远来看,公司面临的压力将急剧上升。

王兴斌还坦言,海洋主题公园在管理上与传统景点和其他主题公园完全不同,游客群体也有一定的差异。更重要的是,中国的大中型城市已经有了相同类型的主题公园布局,甚至武汉市也失去了儿子海昌。同龄人之间的竞争非常激烈。很难想象中小型非连锁企业想要分享它。

公开数据显示,近年来,中国海洋公园上市公司的经营压力日益增大。根据海昌海洋公园去年的年报,公司母公司所有者应占利润为3955.8万元,同比下降85.86%。

“根据性能承诺和票价估计,东湖海洋公园年客流量需要达到120万左右,年收入1亿元。

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到2022年公园将很难保持这种状态。

”林焕杰说道。

此外,王兴斌还指出,目前海洋主题公园的环境风险相对较高。「由于业界对海洋动物表演争议甚大,并不排除日后会对相关行业实施本地规管及限制,而以此类服务为中心的海洋主题公园将会直接受到影响。」

然而,截至发布之时,该公司尚未对北京商报今日记者就桑特索道将如何解决接管东湖海洋公园后的相关风险做出回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