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利永磁首次公开募股:收益取决于担心政府补贴取消影响的两个股东的未来业绩

作者:编者:Extra Financial Sources:Extra Financial Network“Extra Financial”Article/李瑞峰金力永磁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高性能钕铁硼永磁材料为一体的高科技企业,是中国新能源、节能环保领域核心应用材料的领先供应商。

公司计划在深交所创业板发行不超过4160万股,发行后总股本不超过4.13亿股。发起人是海通证券。

额外财经(Extra Finance and Economics)阅读招股说明书后发现,金利永磁的经营业绩过分依赖第二大股东,公司面临政府补贴撤销带来的风险。

收入主要来自政府补贴的两大行业招股说明书显示,报告期内,金利永磁产品主要用于风力发电、新能源汽车和汽车零部件两大行业。

2015年、2016年和2017年,这两大行业的销售收入分别占主营业务收入的80.13%、74.71%和58.49%。

资料来源:招股说明书目前,巨额政府补贴是风力发电和新能源快速发展的主要原因。

如果政府补贴政策在未来发生变化,势必会对这两个行业造成巨大的变化,并将影响上游的李晶永磁体。

目前,风力发电企业是金利永磁的最大收入来源。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公司风力发电企业收入分别为548.33亿元、488.59亿元和378.56亿元,分别占主营业务收入的73.24%、64.50%和42.85%。

2007年,中国《可再生能源法》将可再生能源发电的“全额”收购改为“保证全额”收购。从那以后,已经有了放弃风力发电的行动空。

然后,中国出现了小规模的风力发电废弃。

2009年,风电接入电网比例最高的内蒙古自治区经历了大规模的风电弃用。2010年,这一趋势在全国范围内有所增加。2011年,共有100亿度的风力被废弃,北部三个地区的平均废弃率为16%。

随着国家能源部对风电弃用造成的功率限制现象的关注,中国在下放风电审批权限的同时,初步建立了风电行业的监测和评估体系。部分地区风电弃用限电情况有针对性地得到解决,风电弃用限电现象有所缓解。

然而,由于我国早期风电安装速度快,电网无法吸收电力,2015-2016年我国风电弃用限电治理形势仍有恶化趋势。

2015年新增风电装机32GW后,由于风电行业政策变化和弃风限电形势恶化,中国风电装机容量连续两年回落。2016年,风电装机容量同比增长16.0%,远低于上年。

虽然风力发电近年来已成为中国可再生能源的主力军,但由于风力发电成本高,行业发展一直依赖补贴,这反过来又使得风力发电成本无法降低,负担得起的互联网接入显得困难。

2017年5月24日,国家能源局公布了《关于开展风电接入互联网示范工作的通知》,提出了风电接入互联网试点探索的三个方向:第一,不给予补贴,但政府将确保不限电,接入价格将按照项目所在地火电基准价格执行;第二,鼓励合格和有能力的企业开展负担得起的在线示范;第三,试点项目要么是一个新的开发项目,要么是一个已完成的项目。

上述“通知”是为了促进风电产业的技术升级,提高行业竞争力,使风电企业尽快“自主”成长。

但是,国家取消对风电产业的补贴,肯定会对风电产业和上下游产业产生重大影响。作为上游供应商,金利永磁的运营收入肯定会受到影响。

除了最大的收入来源风力发电行业之外,金利永磁的第二大收入来源是新能源汽车行业,其比重正在迅速增加。

新能源汽车行业2015年、2016年和2017年销售收入分别为5158万元、7735万元和1381.5万元,分别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6.89%、10.21%和15.64%,复合增长率约为50%。

来源:招股说明书过去几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快速发展依赖于政府提供的巨额补贴。

如果政府补贴政策发生变化,新能源汽车产业必将发生巨大变化。

中国领先的新能源汽车制造商比亚迪第一季度业绩同比下降80%以上,震惊了整个市场。

原因是2016年和2017年颁布的许多新能源汽车新政策将从2018年1月1日起实施,政府补贴将大幅减少。

政府对新能源汽车产业的补贴大幅减少,这必将影响到金利永磁作为上游企业。

目前,风电行业和新能源汽车行业是金利永磁的两大收入来源,这两个行业未来的不确定性也给公司的业绩蒙上了阴影。

销售严重依赖于两个股东的业绩增长,这可能难以维持。招股说明书显示,金利永磁的第二大股东是金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持有金利永磁6000万股,持股比例为16.14%。

金丰投资旗下上市公司金丰科技的执行副总裁是金利永磁的副董事长。

财务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金利永磁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8.34亿元、8.06亿元和9.12亿元,母公司净利润分别为1.03亿元、6900万元和1.39亿元。

从近年来的性能数据来看,金利永磁体的增长相当可观。

来源:招股说明书然而,额外财经发现,金利永磁的收入来源严重依赖于第二大股东。

报告期内,金丰科技间接将运营收入的63.6%、59.51%和40.54%贡献给金利永磁,金利永磁一直是公司收入的重要来源。

如果你只看五大客户,金丰科技不在名单上。

2015年至2017年,金利永磁对金丰科技及其关联企业的直接销售总额分别为542.63万元、3319.09万元和5627.95万元,分别占营业收入的0.65%、4.12%和6.17%。

来源:招股说明书,但中国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已连续三年成为金利永磁的最大客户,销售额分别占62.63%、52.79%和33.23%。对中国汽车的销售似乎与金丰科技无关。

然而,在招股说明书中,李晶永磁透露,“金丰科技保留选择磁钢供应商的权利。金丰科技与磁钢供应商签订了框架合同。最后,金丰科技、磁钢供应商(李晶永磁)和中国汽车下属企业签署了三方协议。

“来源:招股说明书这意味着尽管金利永磁生产的磁钢出售给中国北车,但供应商选择的决策者和最终用户都是金丰科技,即金利永磁通过中国北车的关联企业“直接”向金丰科技“间接”出售磁钢。

通过“借用”中国中型汽车,金利永磁仅披露了2015年至2017年相关销售额的36.56%、26.25%和8.23%。

但事实上,公司的产品是用于最终客户金丰科技的发电机,在此期间,即金丰科技结合上述两种情况确定的销售收入,分别占营业收入的63.28%、56.79%和40.54%。金利永磁通过这一巧妙的“操作”解决了关联交易比例高和大客户依赖的问题。

来源:招股说明书中的另一场资本盛宴招股说明书披露,截至目前,金利永磁拥有109名直接股东,其中自然人股东84名,机构股东25名。

渗透后,共有59家机构股东,共计143名股东。

与新三板上市时只有7名股东的公司相比,新三板上市后,大量投资者参与了固定增持或二级市场购买。

资料来源:招股说明书披露,金利永磁自成立以来,已实施了10次各类增资。新三板上市期间,共完成三轮融资,募集资金2.24亿元,将集中在2016年。

在最新一轮外部融资中,中比基金领先,李晶永磁投资后估值达到28.21亿元。

在新三板停牌前,李晶永磁不仅被投资机构追逐,而且以优异的表现吸引了大量“集邮爱好者”的注意。招股说明书中披露,一个名叫唐英泉的“牛三”在二级市场购买了117.1万股股票。

然而,多达42个外部自然人股东,如唐英权,已经通过股票转让系统进入,持有超过430万股。

来源:招股说明书中新增的机构投资和自然人股东,使得金利永磁今天的首次公开募股更加重要。

除了筹集到大量资金,这将是一场巨大的“资金提取盛宴”。

然而,“盛宴”之后会发生什么呢?对普通投资者来说,这会是又一场“混乱”吗?实际控制人的实力和其企业大部分亏损的大股东背景不仅体现在控股公司和投资机构,而且公司控股股东的实力也不可低估。

根据数据,金利永磁的实际控制器是蔡桂宝、胡智滨和李新农。他们通过江西瑞德风险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德风险投资”)控制公司40.67%的股份,通过新疆时迁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疆时迁”)间接持有公司6.19%的股份,总持股比例为46.86%。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金力永磁,三个实控控制器还控制着34家公司,涵盖了电子设备、风力发电机组件、新能源和新材料、生物技术、贸易、新能源汽车电机、新能源汽车零部件、汽车租赁等广泛领域。除金利永磁外,2017年三大真正控制者控制的其他33家公司中,有22家亏损,5家没有运营,4家净利润不到100万元,只有2家净利润在300-800万元之间,只有不到20%盈利。

也就是说,虽然金利永磁的三个实际控制器在启动和管理金利永磁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这种成功在他们控制下的任何其他企业都无法复制。

此前,就有媒体质疑:金力永磁的成功是否另有原因?或者这个庞大的企业族群是不是为金力永磁代付了成本?事实上,这一点也反映在证监会的反馈意见中,“说明发行人实际控制人控制除发行人之外其他企业的目的,其他企业近一年一期经营情况主要为微利或亏损的原因,其他企业在客户、供应商方面与发行人是否存在重叠,其他企业与发行人客户或供应商是否存在资金往来、是否存在代发行人支付成本费用或其他利益输送情形”。在此之前,一些媒体质疑金力永磁的成功是否还有其他原因。还是这个庞大的企业集团支付了金利永磁的成本?事实上,这一点也反映在中国证监会的反馈意见中,“解释了发行人实际控制人控制发行人以外的其他企业的目的。其他企业过去一年的经营主要是由于利润或亏损少,其他企业与发行人之间在客户和供应商方面是否有重叠,其他企业与发行人的客户或供应商之间是否有资金交换,是否有代表发行人的成本支付或其他利益传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