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珠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已连续支付空:关联交易继续,股权账户冻结,“欢迎”证监会立案调查

作者|温·沃克过程编辑|小白前言与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改革开放不谋而合。许多人出海了,许德立就是其中之一。 当时,他只是一个农村孩子,连饭都吃不饱,但他有一种“新生小牛不怕老虎”的侵略精神。 仅仅几年后,徐德凭借自己的努力和社会发展机遇,于1989年创办了自己的企业,成立了西海集团公司。之后,他买下中柱,投身于房地产领域。2007年抓住收购钱江药业的机会,进入医药领域,并于2009年成功实现借壳上市,即今天的中珠医药(600568)。SH) 经过几次奋斗,从白手起家到成为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板,许赖德的经历和当时是一样的,他写了一个创业的传奇。 然而,一旦一个人高高在上,就很容易忘记他所遭受的苦难和陷入的困境。 尤其是,在经历了a股市场几乎可以零成本轻松生产羊毛的滋味后,很难赚到大钱。 结果,眼科行业的第一份额逐渐成为资本家的棋子。当手举起,刀子落下时,有多少中小股东? 一、借壳上市1、借壳始末徐德向成立于1994年6月27日的湖北钱江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钱江制药”)借壳。它是全国唯一的眼科药物生产基地和第一家眼科药物上市公司。它于2001年5月18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 2007年,钱江制药因连续两年亏损而面临退市风险。当时,最大股东是Xi安东升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升集团”) 此后,圣潜医药计划进行重大资产置换,并向特定目标发行股票购买资产。自然,中间也有一些令人眼花缭乱的故事,但2009年,中柱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柱控股”)终于正式登陆a股。 中珠控股公司的控股股东为珠海中珠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珠集团”),实际控制人为许赖德。 许赖德通过房地产发了财,房地产自然成为中柱控股医药之外的重要商业部门 然而,许赖德的进步并没有止于房地产。在获得“免死金牌+订单乞讨”的a股上市许可后,他开始走全方位、无重力的转型之路,进入矿业、建材贸易、医疗设备等领域。和多样化的业务。 2016年,中珠控股收购深圳市综合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综合医疗”),将公司发展成为集肿瘤预防、早期诊断、药物治疗、医疗服务、医疗器械和互联网大数据医疗为一体的“抗肿瘤全产业链”战略发展目标。 同年,公司名称变更为“中柱医疗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柱医疗”) 然而,这个口号容易喊,而行业却很难。 仅仅一年后,中国珍珠控股公司有出售其壳的想法,并表示计划进行一次重大资产重组。 然而,善与恶终将被报道。天堂从未放过任何人。最终,该局的主要股东未能顺利离开公司。然而,那些贪小便宜的中小股东却被严重关押。股票价格暴跌了几次,他们想哭 2、制药公司?迄今为止,中珠医疗已形成医疗器械、中心运营、医院、金融租赁、房地产和医药六大业务领域,涉及医疗、医药和房地产三大行业领域 (1)《2018年医药年报》显示,在医药研发方面,中珠医药有限公司采用自主研发与外部引进相结合,以抗肿瘤药物为主要成分,同时兼顾眼科领域滴眼液系列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然而,由于该公司借壳上市,它似乎并不重视医药行业。 据丰云军统计,2009年至今,药品研发总投资约为1.6亿元。 与同行业的其他制药公司相比,这一点钱实在算不了什么。 单位:1万元的药物研发周期长、风险大,中柱医疗对药物研发的投资决定了公司不会有太大收益。 这不是真的。根据2018年度报告,公司销售的产品全部来自钱江药业,没有新产品。 目前生产销售的产品主要是眼科领域的专业药物,主要有珍珠明目滴眼液、阿昔洛韦滴眼液、色甘酸钠滴眼液、盐酸林可霉素滴眼液、利巴韦林滴眼液、氧氟沙星滴眼液等。 (2)2016年重大资产重组和综合医疗服务收购后增加医疗和医疗服务。有四种基本的合作模式:设备销售、合作共享、设备租赁和技术服务 然而,由于综合医疗服务严重依赖于军队医院和武警医院,该领域的销售在政策出台后迅速降温。 (3)房地产业务主要由子公司开发销售,主要是住宅房地产开发。 中柱医药借壳上市后,公司的业务性质发生了很大变化。 虽然根据中国证监会的行业分类(新),中柱医药是一个医药制造行业,但无法与其他医药企业相提并论。 徐德收购钱江药业后,大力发展房地产业务,成为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而原有的医药业务大幅下滑。 特别是2019年上半年医院收入大幅增长,主要是因为从2017年起,中珠医疗有限公司大力发展民营医疗服务,医院收入主要由收购的贵南医院贡献。 3.中国证监会对财务报告进行调查的原因有很多。特别是,2018年年度报告也附有有保留的审计报告。 非目标原因包括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占用资金、大股东资产偿还债务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大额信托贷款与关联方关系不清、多项重大担保未能履行决策和审批程序。 4.珠海医疗在过去两年中一直受到中国证监会的调查,并不断收到盈利报告空。最大的一条射线已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2019年7月2日晚,中珠医疗(600658)宣布,因涉嫌违反信息披露法律法规,已收到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 第二天,已经很低的股价立即暴跌 然而,在此之前不久,2019年6月14日,中珠医疗收到湖北证监局的监管措施决定,要求公司立即整改并采取措施,全额收回大股东占用的资金,解除非法担保。 它看起来熟悉吗?哈哈,请参考2018年非标准审计报告 根据中国证监会新的退市规定,上市公司一旦被发现有欺诈发行和重大涉信违规行为,将被移交司法机关,最严重的后果将导致公司被迫退市。 当然,也有个别案件被中国证监会调查,最终确认公司的违法事实不成立。 那么,中柱医疗是骡子还是马?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公司的前景并不乐观。 2.管理不善。2018年的年度业绩改变了面貌。2018年,中珠医疗表现大变脸,改变了白马股票的旧形象,亏损19亿元 多年来,该公司不仅失去了经营业绩的底部,还投入了许多投资者的资金。财务报表中未分配利润为-10亿元。 近年来,中柱医药借壳上市的经营收入虽然不稳定,但一直是“盈利”的——2018年业绩的悬崖般下滑确实让人怀疑,似乎有一层窗口纸要被捅开了…关于2018年营业收入大幅下降的原因,财务报告显示,主要是由于武警肿瘤合作治疗中心的终止。 该矿与购买综合医疗服务的相关交易有关。有许多人为因素,这将在后面讨论。 收入急剧下降。除了医疗器械销售不佳之外,房地产业务和中心运营也整体下滑。 房地产一直是中国珠海医疗的重要组成部分。受房地产市场降温等因素影响,公司2018年收入比上年减少2.14亿元,同比下降40%。该中心的运营与综合肿瘤放疗中心的终止有关,2018年减少7747万元,同比减少75%。 2.利润质量差中柱医疗有限公司借壳上市以来,公司不断向市场传递持续盈利的好消息,并从2014年至2017年持续分红 与此同时,股价一直在推高,表现优于市场。 直到2018年,抛售才失败,股票价格遭遇滑铁卢。 不过,丰云军观察到中柱医疗有限公司的利润表数字相当不错,但经营活动的现金流显然令人担忧。 借壳上市以来,中珠医疗经营活动积累的现金流一直处于净流出状态,也就是说,经营活动没有给公司带来真正的收益 3.减值损失2018年,除业务终止和不利销售外,中柱的医疗损失也是高达13.66亿元的减值损失。 通过下面的分析,读者会发现雷年年被埋,去年才点燃导火索。 资产减值损失涉及的主要事项如下:从上表可以看出,综合医疗有三种减值。 其中最重要的是综合医疗商誉的减值,累计金额达到10.46亿元。 事实上,这种损失本来是可以避免的,只是因为这么多年来,大a股市场培育了一种非常浓厚的韭菜切割氛围。有些人看到其他人把韭菜割得很好,变得富有,走向人生的顶峰。他们忍不住试了几次。在发现没有报复之后,他们逐渐变得大胆起来。 归根结底,上市公司的韭菜还是太好了,不能割掉。 2016年2月,中珠医疗股份有限公司通过发行股票收购了综合医疗股份有限公司100%的股权,溢价高达367.68%,确认商誉13.65亿元。 交易的主要目的是通过整合医疗,快速切入肿瘤医疗、肿瘤设备和肝病医疗行业的研发、生产和制造,提升公司在肿瘤治疗方面的综合实力。 在此交易之前,交易对手和上市公司是关联的 仅仅一年后,由于政策环境的变化,癌症治疗中心的综合医疗项目相继终止。 2.收购两年后,出现了巨大的损失。2017年,综合医疗保健与相关军队和武警医院之间的26个合作项目逐渐终止。 2018年,综合医疗服务整体绩效下降,亏损3.4亿元。中珠医疗为其提供10.46亿元商誉减值准备。 此外,由于无法收到履约承诺赔偿确认的金融资产,中珠医疗确认2018年公允价值变动损失1.35亿元 这次收购损失了很多钱。3.军队医院严重依赖综合医疗保健的操作风险一直相当高 从中珠医药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2月4日发布的报告(草案)“中珠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筹集配套资金及关联交易”可以看出,综合医疗报告期内军队医院(包括武警医院)的收入分别占营业收入的72%、64%和50%。 综合医疗在很大程度上依赖武警医院的收入,也就是说,其市场竞争力可能严重不足,只要政策方向发生变化,公司就会以此告终。 4.违背政策方向。然而,你会发现这次收购更像是预谋。 自2015年11月中央军委改革会议以来,军队和武警部队已将完全停止有偿服务作为一项重大政治任务。 (来源:新华社)2016年1月1日,中央军委发布并实施了《中央军委关于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意见》,明确规定军队停止对外有偿服务。 2016年2月,中央军事委员会发布了《关于军队和武警部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的通知》,为军队和武警部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做出总体安排。 国家一再声明将完全停止军队向外国提供有偿服务。相比之下,中珠医疗却充耳不闻,从时间轴上可以清楚地看出,相关政策是在中珠医疗获得一体化医疗之前出台的。 不仅如此,中珠医药有限公司于2015年12月22日收到中国证监会的第二次反馈,并于2016年2月4日才获得中国证监会的批准。同月,中珠医疗有限公司渴望完成几乎所有的收购。 由于此次收购原本是一笔关联交易,公司本应踩刹车,但却踩到底了,因此丰云军无需进一步讨论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动机 4.关联方收购,派空上市公司1。顶风收购中珠商业有限公司2019年1月24日,中珠医药有限公司发布《关于收购珠海中珠商业投资有限公司30%股权及关联交易的公告》,计划收购中珠商业有限公司30%股权,自有资本6.3亿元。 此次购股也是关联交易。 上海证券交易所就关联交易发出了一份询证函。 2月14日,中柱医疗发布公告,决定终止关联交易 但是公司仍然没有放弃 3月22日,中柱医药有限公司发布《债务补偿及关联交易公告》,再次提及准备收购中柱商业有限公司30%股权的事宜,并建议提交股东大会审议。 交易所再次质疑这一举措。 故事还没有结束。 2、债务还是现金?根据2018年年报,控股股东及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最终资金余额为9.88亿元。在本报告所述期间,1.73亿元已经结清,8.17亿元尚未偿还。 针对中柱集团因自身债务问题无法按原计划偿还资金欠款、资产被查封、股份被冻结等问题,中柱医药有限公司于2019年3月23日发布公告,声明为确保债务回收,公司计划与中柱集团、中柱商贸、恒宏投资共同签署债务补偿协议。 中珠集团及其关联方计划偿还所欠公司资金,关联方资产净值约为9.2236亿元。 2019年7月9日,中柱医药还发布了关于全资太阳公司收购资产及相关交易的通知,声明中柱集团及其关联方拟通过转让资产及返还现金来冲抵债务。 被称为债务偿还,实际上中珠医疗已经提前支付了12.58亿元的转让价格,而没有履行决策程序。 这是偿还债务还是兑现?3.收购中柱田军2018年3月,中柱医药有限公司通过增资扩股方式收购了中柱田军85%的股权,交易对价为人民币2.8亿元。 该交易仍然是关联交易 然而,从2018年年报可以看出,高价子公司并没有给中国珠海医疗带来回报 《2018年度报告》显示,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徐赖德已质押中珠医药有限公司的全部股份 2019年5月15日,中珠集团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被质押和冻结,等待期为三年。 2.银行账户冻结2019年9月7日和9日,中珠医疗有限公司相继发布公告,称公司部分银行账户也被冻结,冻结银行账户累计余额高达1.43亿元。 关于上述钱江中柱与钱江分行之间的金融贷款合同纠纷,钱江中柱原本是中柱医疗的子公司。2014年和2015年,钱江中柱先后三次与建行钱江分行签订贷款合同,贷款总额2.7亿元,全部由中柱医疗和实际控制人徐德担保。 仅于2016年出售给中国珍珠集团,未纳入合并报表。 值得一提的是,中柱医疗将其子公司钱江中柱出售给中柱集团时,中柱医疗为钱江中柱提供的2.2亿元担保并未到期,中柱医疗在出售时并未依法取消2.2亿元担保,而是发布了反担保承诺函。 这也给中珠医疗有限公司的部分银行账户冻结埋下了隐患 3.非法担保据《中国日报》2019年报道,中珠医疗有限公司已担保7.47亿元,占公司净资产的17.45%。 其中,三项重要的相关担保未能履行决策审批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忽视了规章制度和监管规定。 结论近两年来,珠海医疗的负面消息持续存在。继康美制药有限公司、康德信有限公司、富仁制药有限公司等公司之后,他们也加入了雷霆队。 首先,中柱2018年的医疗表现有所改观,亏损19亿元,财务报告不规范。紧接着,控股股东持有的公司股份全部被冻结,一些银行账户也被冻结。接到证监局责令整改的消息后几天,证监局立案调查。 首先,中柱2018年的医疗表现有所改观,亏损19亿元,财务报告不规范。紧接着,控股股东持有的公司股份全部被冻结,一些银行账户也被冻结。接到证监局责令整改的消息后几天,证监局立案调查。 事实上,自中珠医药借壳上市以来,暗流涌动。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视上市公司为他们自己的目的的提款机,经常从上市公司抽血。 如何为上市公司支付空已经成为一个骗局。关联方交易频繁发生,法律法规甚至无视关联方担保。 上市公司空损失的背后是众多中小股东利益的损失。我希望在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加强监管的情况下,a股市场不再是股东的绞肉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