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善上市公司治理不要以“强制分红”为例

今年9月11日,中国证监会主席刘诗雨会见了来访的经合组织秘书长安吉尔·古里亚一行。 双方就中国证监会加入经合组织公司治理委员会交换了意见。 刘诗雨表示,经国务院批准,中国证监会愿意接受经合组织的邀请加入公司治理委员会,并将积极参与20国集团/经合组织公司治理原则的实施。 刘诗雨还表示,目前,中国证监会正在修订《上市公司治理指引》,以不断完善上市公司治理结构,进一步符合国际标准。 在a股市场进一步开放的背景下,完善上市公司治理结构,进一步与国际标准接轨,确实是a股市场需要面对的现实问题。 毕竟,就目前a股市场而言,上市公司治理中存在的问题是显而易见的,其中许多问题甚至根深蒂固。 然而,这些问题的存在极大地损害了投资者的利益,与a股市场对外开放的背景不相适应。 因此,在a股纳入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的背景下,互联机制正在深化,中国证监会已经表示愿意接受经合组织的邀请加入公司治理委员会,并将积极参与20国集团/经合组织公司治理原则的实施,a股市场确实有必要进一步完善上市公司的公司治理结构。 然而,如何完善上市公司治理结构是a股市场需要正视的问题。 在这个问题上,一些市场参与者总是以“强制分红”为例。 应该说,现金股利问题的确是a股市场的一个长期问题。 许多上市公司不愿意拿出真正的钱来回报投资者。 一些上市公司多年来甚至一直是“铁公鸡”,在利润分配问题上不给投资者任何好处。 因此,管理层强调现金股利,甚至是“强制性股利”。这种方法的用意是显而易见的。 然而,在现金股利问题上,管理层可能有点极端,夸大了现金股利的重要性,甚至在现金股利问题上小题大做。 例如,管理层将现金股利提高到了提高股票投资价值的水平。就连司法部门也渴望参与上市公司的利润分配。 例如,今年8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规定(4)》第15条,明确规定,如果公司股东滥用权利,因公司利润不分配给其他股东造成损失,司法机关可以适当干预,纠正公司自主权的失败。 事实上,对于上市公司的现金股利,从公司财务的角度来看,它不能被视为上市公司投资价值的增加 当上市公司支付股利时,投资者获得一定数量的股利,但当上市公司不支付股利时,投资者持有的股票相应权益变得更厚。 可见,上市公司是否分红与投资价值无关。 提高上市公司投资价值的唯一途径是提高其业绩。随着每股收益的增加,股票的投资价值自然会增加。 例如,沃伦·巴菲特的公司从不向投资者支付股息。 在巴菲特看来,股息意味着公司失去了投资能力,失去了增长,再也不能给股东带来良好的“复利收入”。因此,当巴菲特期望公司用股息回报股东时,他将会考虑是否出售股票。 正因为如此,认为上市公司股利增加股票投资价值显然是片面的,甚至是错误的。 从市场的角度来看,现金股利不会给投资者带来回报 上市公司向投资者支付每股0.50元的股息,剔除利息后,上市公司股价将下调0.50元。 投资者的财富并没有因为股息而增加。 相反,由于奖金税,投资者必须承担10%~20%的红外税,即每股0.05 ~0.10元 这反过来又成为投资者的损失。 上市公司支付的股息越多,投资者将承受越多的税收损失。 因此,现金股利不会给投资者带来好处,但也会带来损失。 提倡现金股利的原因是它实际上是大股东和其他原始股东的要求。 因为大股东的股份有时不便于兑现,尤其是国有企业大股东的股份,其兑现受到严格限制。 因此,现金股利是大股东获得回报的最直接方式。 然而,作为流通股股东,通过买卖股票获得回报是完全可能的。 因此,现金股利对流通股股东的意义非常有限。 因此,从流通股股东的角度来看,没有必要过分强调现金股利的重要性 没有必要以现金股利或强制股利为例来改善上市公司的治理。 事实上,现金股利只是改善上市公司治理的一件小事。 在改善上市公司治理的问题上,还有许多事情远比现金股利重要,有待管理层解决。 例如,一个主要问题是上市公司的治理必须改进。 就占主导地位的股份而言,一切由大股东决定,因此,这类上市公司的治理自然不会好多少。 另一个例子是证券法中的“豆腐法”问题,导致上市公司的违法行为得不到严肃处理。当然,这类上市公司的治理会有问题。 另一个例子是,在当前上市公司治理环境下,公众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保护。 这些也是上市公司治理中必须解决的问题。 这些问题的重要性显然比“强制性红利”重要得多 因此,在改善上市公司治理方面,我们不能本末倒置。我们总是把不重要的“强制性股利”作为一个主要问题,这只会拖延改善上市公司治理的进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